Profile Photo
【本命:射手双子年下】SS艾撒主,隆小艾可逆//全职周叶主,各种叶受,队长副队也OK//工作是画画,爱好是写字//节操欠费停机//猫咪弱小要爱护~多谢
  1. 微博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二、

 

全明星周末结束后,联赛第十赛季第十八轮开战。轮回9:1大胜雷霆,兴欣10:0收割呼啸。

这一周,周泽楷的比赛状态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但私下嘛……队员们纷纷表示,队长的笑容比平时少了三分之二!枪王大大的严肃脸让整个战队的日常练习效率提高了20%,搞得江副队都在思考以后是不是要禁止队长训练时微笑。

周泽楷事后当晚就想要再联系叶修。因为对方没有手机,于是他登陆了QQ。

君莫笑的头像长时间灰色,在群里弹窗也毫无反应,倒是引得苏沐橙和楚云秀几个女生八卦地贴了上来,周泽楷只好“呵呵”着逃走。

关掉QQ,他仰望天花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小周?”拿药过来的江波涛敲了敲房间门,周泽楷回过神来。

江波涛走近他,注意到酒店提供的电脑只显示了个桌面,没有运行程序。有七窍玲珑心的江副队转了转眼珠,大概猜出队长做了啥。

“联系前辈?”

“嗯,”周泽楷想了想,慢吞吞地问,“告白,怎样?”

哦,开窍了。但来一发之后才说真爱,这个发展略狗血啊?不知道人家信不信,好吧我信了……江波涛无言以对。

“那……结婚?”

卧槽这方向更加清奇了!连转折都没有直奔人生大事去了吗?!还要不要靠谱一点?!

瞥见自家副队吐槽不能的表情,周泽楷捂脸:“建议?”

不要从手指缝里眨巴着眼睛看我啊!这么卖萌是犯规的!队长你还能不能行了?!有这可爱劲儿冲我撒娇不如去搞定正主儿啊!你多放几个杀必死他也不至于落跑了啊!

心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江·情商10级·感情历0·波涛有冲去方太后房间换人的冲动。

江波涛关上房间门,拖过窗边的圈椅,两条腿插进扶手的空挡,下巴挂在靠背上,抱着坐垫,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早知道不跟队长一间房了,这是要深夜知心哥哥的架势啊!尤其是队长还保持着那个双手捂脸的pose……

“小周你给我住手!”

“结婚……”

委屈的枪王大大微微嘟起嘴,学着江波涛反坐椅子,把下巴搁在靠背上,怨念地盯着副队。

“别对着我说!”

 

打爆呼啸后,当晚例行是要请客队搓一顿的。方锐大大心情极好,陈果一发话就扑腾扑腾跑去邀约。理所当然地,他还没见到对方队员,就被战队经理婉拒了。呼啸的队长和副队长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伤春悲秋。

苏沐橙口袋里突然传出一串音乐声,似乎是最近某个热播的200集狗血韩剧的主题曲。

熟知她喜好的男队员们默默望远,这品味还能不能好了?

苏沐橙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

“咦?”

S市的号码。

“喂?你好?”接通电话一分钟后,苏沐橙把手机递给叶修,“找你的,江波涛。”

听到江波涛的名字,叶修手抖了一下。别人也许看不出,苏沐橙可不会放过这些细节。她眼珠转了一圈,招呼起大队人马,左陈果右唐柔,外挂一堆老少宅男,边走边讨论夜宵的品种。

——江波涛么?不是特别熟,但人品看着还不错。

还没走出五步远,就听背后叶修懒散散一声:“小周啊?”苏沐橙一个踉跄差点磕到地上。她飞快回头看,叶修已经转身匿向僻静角落了。

——难道居然是周泽楷?!

荣耀第一女神苏沐橙大大表示这“嫂子”太美,叶修哥哥你怎么骗到手的?!

 

“小周找我什么事啊?”

语调轻飘飘,成名多年的无节操厚脸皮有效地隐藏了叶修大大此刻的真实心情:这是追上门要我负责的节奏吗?!

“叶修前辈……我喜欢你。”周泽楷语速缓慢,但语气坚定。

叶修虽然料到有被追责的可能性,但肯定不包括被表白。他决定先发制人:“小周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不用因为发生了什么而觉得需要担负责任。”

“不是责任,是喜欢。”

这孩子真拧!

“叶修,我爱你,请和我结婚……”

难得一口气说出十个字以上,却惨遭打断,周泽楷拿着江波涛的手机满脸无辜。

站在一边的江波涛眼神死。

——都说了别这么搞的啦!

叶修蹲在角落里,捂着红得发烫的脸说不出话来。手机摔出两米远,电池都掉出来了。

——臭小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以为自己很帅吗?!直球攻击什么的,欺负老人家心脏不好啊?!告诉你,我才不会被你这么低等级的甜言蜜语打败呢!

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没有马上拒绝,还蹲这儿脸红,叶修深觉老脸丢尽!他捡回手机装好电池,开机后重新拨了回去。

周泽楷看着来电显示,眼睛一亮,赶紧接起。

“小周啊——”

“在。”

“我拒绝。”

然后?

江波涛大大表示没有然后了。

这节奏换了自己也是要一秒喊停的,怨不得人家。

第十九轮,轮回输给百花,兴欣败给301。

一周的休赛期到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必要跟队长相谈人生,队长却告诉他自己要去H市。

这是要做个了断吗?

江波涛预感到周泽楷前途多灾多难,忍不住替他点了根蜡,同时衷心祈祷联盟第一大心脏不要太欺负队长。

 

一月的H市寒风凛冽,路上行人裹成球儿,再来两场冬雪,今年的春节也一定寒冷刺骨吧?

就在这萧瑟的北风中,依旧有一位美男子能挣脱羽绒服和棉衣的魔爪,全身闪耀着反季节的光辉,站在兴欣网吧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风姿绰约,美不胜收。

周泽楷今天没戴帽子,却包了黑黄图案的海盗巾,戴着一副玫瑰色的太阳眼镜。他敞着黑色短款皮夹克,露出里面V字领骷髅头T恤。领口压得太低,漂亮的锁骨一览无遗。洗得发白的直筒牛仔裤和高帮马丁靴衬出两条笔直长腿,往那儿一杵跟模特儿似的,不晓得的还以为是拍啥时尚大片。亏得是节前路段人少,要不然堵路也不稀奇啊。

但别说,虽然好看,路线却狂野了点,跟他平时的公众形象反差颇大,倒也能起到掩护的作用。他看着穿过斑马线迎面跑来的叶修,嘴角轻轻地就弯上去。隔着太阳眼镜都能看到那双漂亮眼睛温温柔柔地眯起,能把人化成一滩水。

——我勒个去,真人果然比电话难对付多了!

叶修绝对不会告诉对方,看到周泽楷的一瞬间,自己悄悄咽了口口水。

脸厚心黑如叶修,也觉得前面才拒绝了人家,这就被找上门,真心尴尬。他心头擂响十二通鼓,全面进入作战状态,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人跟前,咳了一声,拿出公事公办的姿态:“小周啊。”

“前辈。”

“……衣服穿好小心感冒。”叶修脱下自己淘宝特价28还包邮的土鳖宅男围巾,乱糟糟兜过周泽楷的脖子给他围上,把低领T泄露的绝对领域捂了个严严实实。

周泽楷眨眨眼,再从善如流扣上外套,笑得更乖了。

叶修给自己点了七十二个差评!

他裹紧防寒服,缩头缩脑,在移动广告牌般的周泽楷身边一站,活像一截二号电池。反差之大,简直让马路对面打望的陈果痛心疾首,恨不得马上抄起银行卡把叶修拖去商场从头换到脚。

自苏沐橙接到周泽楷抵达的短信开始,陈果就趴二楼窗口怒瞪街对面的大帅哥,火力聚焦起码三分钟,直到看见自家队长裹着外套哆哆嗦嗦一溜小跑过去与对方会合,两人一起走远,这才恨恨不已缩回房间,开口就是一句:“靠!”

苏沐橙:“呵呵。”

陈果心情不佳。

好吧,不管周泽楷再怎么帅,那也是别人家的队长。换了任何一个战队老板,知道自家队长被人家队长给上了,怎么高兴得起来?!

陈果当然不会想到,大帅哥看到这二号电池,胸口砰砰砰地跳得不比任何一个纯情少女更稳当。

 

现在是除夕前一天,外面人少。但就算这样也不能随便把周泽楷领回网吧去。又不是韩文清那种自带威慑的“钱包脸”,周泽楷要是因为被粉丝围了有个差池,轮回肯定分分钟找上门来。叶修边走边想,总不能回上林苑?

他可是记得周泽楷通过江波涛曲里拐弯联系苏沐橙的时候。一听是周泽楷,叶修马上警钟长鸣,对方刚说要来,他立刻打手势示意苏沐橙打掩护,可惜手速慢了那么0.01秒,就听妹子开开心心地回了句:“哎呀,来嘛,他不回家的。”

僵直弹,命中!苏沐橙挂了电话,看见叶修悬在半空的手势,笑得一个甜。

家门不幸,养了十多年的妹妹,一秒钟就把哥给卖了!看这架势,把人带回上林苑的话,妥妥地成为八卦话柄,年还要不要过了!

“小周过年不回家?”叶修没话找话,拖延时间想计策。

“S市,近。”

“哦……你看我们现在,去哪儿溜达?”

“我明天回去,”周泽楷微笑,“外面冷,去宾馆。”

——卧了个大槽!

叶修目光呆滞。孤A寡B大白天上宾馆是几个意思?!这是要白日宣淫的节奏吗?!看不出你周泽楷长得一副乖宝宝样儿,连调情都省略了直奔主题啊!就算我那天对你很满意也不表示可以随时奉陪你发情!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拒绝,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跟着周泽楷站在宾馆门口了。

周泽楷选的是一家超豪华的五星级宾馆,在兴欣所在街道的另一头。虽然叶修脑补了各种限制级画面,腹诽着后辈的饥渴和霸道,但当他和周泽楷坐在优雅安静的宾馆咖啡厅一隅时,叶修觉得自己大概可能略微也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替叶修点完点心和饮料,周泽楷收起双手,端端正正坐在沙发里,眉眼含笑地看着他。

——别这么看我!帅哥你失忆了么?之前拒绝你的是外星人吗?!

叶修斟酌了一下词句,抢先开口:“小周啊,那个事儿,我之前已经……”

“来看看前辈。”

“哦……”

“喜欢你,想看看你。”

永远的直球!叶修挠头。

“你……怎么就……喜欢我呢?”来了一发再讲真爱,帅哥你不觉得有问题吗?“我觉得,咱俩也不算太熟?”

“四年半,认识你。”

“我不是说比赛。我的意思是,还不够了解……”

“多接触,更了解。”

“呐,小周你人挺好的,只是我觉得你真不需要执着于‘有过什么’。不用负责的,真的。”

“不是负责,是喜欢你。”

绕回原点了。

周泽楷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在组织语言,稍后,他上身前倾,看着叶修的眼睛。

“那是我第一次。”

——这果然是要我负责的节奏吗吗吗吗吗?????画风哪里不对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是前辈,才能做。”

叶修感觉这里面有什么逻辑问题。咱难道不是凑巧路过顺手打了一炮么?!

周泽楷又停顿了一阵,这才迎着叶修惊疑不定的目光开口解释:“即使发情,我也只对你有感觉。”

“慢着!”叶修觉得抓住了重点,“你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吧?”

“?”

——不要微微侧头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动不动就放必杀,哥贫血啊!

以前怎么就没发觉这孩子闹心呢?!

叶修深呼吸,说道:“小周你说喜欢我很久了,好吧我们认识也有几年了。但是你突然遭遇发情期,我正好路过,生理因素驱使,咱俩做了点什么,这绝对只是个偶然事件!跟你喜不喜欢我根本没有逻辑关系!”

“嗯。”周泽楷意外爽快地点头承认了。

叶修舒了口气。

“但是,叶修以前没见过我发情吧?”

“全联盟都知道,轮回把你看得那么严,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碰上的吗?!”

“所以,你想不到……”联盟的脸笑得跟拿了三连冠似的,握住教科书先生的手,“我有多幸福。”

“我的身心都爱你,太好了。”

巴雷特狙击!命中!

当被拉进宾馆房间时,叶修还沉浸在自我嫌恶中。

——劳资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周泽楷来找叶修的目的真的很纯洁。

他真就只是想解释外加表白二周目而已。请叶修进房间,也只是因为咖啡厅属于公共场合,在那种地方谈论私人问题太久,可能让叶修不愉快。离吃饭时间还早,两人在房间休息一会儿,总比外面自在。

所以现在反而是叶修心怀鬼胎了。

他看周泽楷每个动作都好像有所寓意,每个眼神都别有所指,每句话都暗藏深意。作为荣耀教科书,放游戏里,对手抬个腰他都知道接下来放的是哪门子屁,但回到现实,叶修头一次发现人类是这么难懂!

在朋友们眼里,叶修虽然游戏里嘴毒脸厚心黑,但生活中的他,心眼好,人随和,没架子,也不记仇。他的执着全投到了荣耀上,那是他的事业,绝不肯退让半步。他要不是这么执拗,要是能跟喻文州江波涛一样的玲珑心,也不至于离家出走,不至于跟自己一心奋斗的角色分道扬镳,不至于被陶轩等人一步步欺负到“众叛亲离”,寒夜孤身进网吧。不执拗的叶修,成不了荣耀教科书,更不可能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但是,荣耀技能点满载的叶修,谈起感情来,只是个孩子。

所以叶修不懂周泽楷。他不明白交往不多的对方怎么会喜欢上自己,更不懂一宿贪欢跟定终身有什么联系。在他眼里,所谓恋爱,就该是童话里那样,两人在一起长长久久,相识相知,才能相恋相伴,最后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正如苏沐秋所说,叶修的体质有利于他在本该最浮躁的年纪里,心无旁骛,专心致志,最终成就了“教科书”之名。他因为体质特殊,早就自绝了感情上的妄念,清心寡欲了许多年,破个处就跟捡钱一样喜出望外。苏沐橙热衷的电视剧能把他雷得死去活来,在他看来,那些感情纠结复杂远超阿拉伯语。他怎么会明白周泽楷的幸福。

——我都没有爱上你,你怎么会爱上我?

却不知,即使你没爱上我,也无法阻止我爱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可怜人间万种痴情爱意,遇到这无知稚子,尽是惘然。

 

周泽楷订的是商务套房,起居室卧室外加观景阳台,一个卫生间的面积就抵得上普通经济型宾馆整间屋。装修风格低调奢华不失温暖的房间里布置了好几瓶鲜花,茶几上摆着新鲜水果,电脑也是最新款的豪华品牌机,水晶吊灯熠熠生辉。叶修搞不懂周泽楷为何如此大手笔,想想也只能归结于轮回豪门不缺钱,以及枪王大大生活品质就是高大上,甚至脑补了一下同样豪门的霸图老韩出门是不是一样土豪。

其实全错。

周泽楷的目的只有一个,就算叶修只过来坐五分钟,他也希望对方觉得舒服,心情愉快。而且特意选择了套房,就是考虑普通标间进门看见床,对方会尴尬。

完全只是为了叶修。

江波涛说,他不知道你喜欢他,他只当是419,——好吧,虽然也真是419。

你们在那么糟糕的地方有了个突如其来的开始,这是件好事,因为不可能更糟;但也是件坏事,因为太随便。

喜欢一个人,就要重视他,要为他好,要让他开心。所以你再去见他,必须要选择一个良好的、让他觉得安心的环境,让他感受到你的重视,你的关心。

反正你已经表白了,现在你必须坦诚地告诉他你的想法,不能有丝毫犹豫。你需要抓住每一个开口的时机,决不能放弃。子弹出膛才有杀伤力,喜欢也是一样,说出来才有用。把所有的子弹打到一个点上,不怕他不出血。乱枪加上巴雷特狙击,记住你是一枪穿云。

最后,江波涛笑着比了个V字:把一年份的话都说光也没关系,咱们会读心术。

 

房间里有空调,不冷,周泽楷脱了外套和围巾,单穿着T恤给叶修倒茶。他本来就寡言少语,之前说了太多,现在就专心听叶修东拉西扯,偶尔微笑着点头,回应一句。

叶修也知道自己耍无赖,压着时间不让周泽楷说话。他特别怕周泽楷开口,尤其是跟刚才在咖啡厅那样,一套一套地往外倒。遇到黄少天那种话唠,叶修都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碰上了周泽楷,字字句句都是真心话,他反而无措。就算现在,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对上人家亮晶晶的眼睛,心头也一阵阵发虚。

不能一直躲下去啊,理智在说,给个痛快吧。既然不打算回应人家,就干脆地断掉。长痛不如短痛,这点常识叶修还是有的。他思前想后,终于咬牙下了决心,一把拉住周泽楷拿茶壶的手。

“小周你听我说——”

周泽楷手里的茶壶嘴一抖,滚烫的开水泼了个圈,正好溅到另一只手上。他本能地一放手,茶壶摔成几瓣,半壶水都泼到了地毯上。

叶修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跳过茶几拖起周泽楷冲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狂冲了五分钟,这才关了水,拿起对方的手,仔细端详。

没红没肿,很好,叶修为自己难得爆发的反应力点赞。竞技选手的手什么时候都是重点保护对象,这么漂亮这么能干的手,绝不能因自己受伤。

“没事儿了。小周痛不痛?”

“不痛。”当事人温温柔柔地看着他,却很快皱起了眉头。

这时他才感觉到,刚才水开太大,自己抓着周泽楷的手站在前面,袖子忘了挽,淋得流汤滴水,前面衣服都湿透了。冬天的自来水寒冷沁骨,现在反应过来,手冻得发木,嘴唇发青,胸口肚皮贴着湿衣服,真是要有多难受有多难受。对一年四季出入空调房,耐寒指数无限接近0的死宅来说,简直是酷刑。

反倒是被挡在他身后的周泽楷,袖子在冲水前就被挽了起来,身上更是半点水痕没有。

自作自受啊,叶修哆嗦了一下。他冻得发抖,开始思考要不要借个电吹风。

周泽楷走进淋浴间,顺手拧开热水阀,转过身,驾轻就熟开始脱叶修的衣服。

“小周?!”叶修吓了一跳。

“会感冒,脱了冲热水。”枪王大大解释着,手下一点不含糊。

现实生活中战五渣的“全职高手”再度重温全明星周末时让人家两分钟扒了白条鸡的黑历史,迅速被赤条条推进了淋浴间。

周泽楷并没有留下来观看“美人出浴”。他收拾好叶修的衣服,湿的装进洗衣袋,干的放一边,又从自己行李箱里找出几件备用的衣物。

叶修冲了大概五分钟,周泽楷抱着干衣服进来了。水刚关上,一张超大的浴巾就迎头罩过来,跟着脚下一轻,枪王大大看似毫不费力地抱起身高只差几公分的前辈,大步流星走进卧室。

“小周小周!”叶修莫名惶恐了。换了谁这么光溜溜地接受对自己有意的人殷勤对待,都会着急。他想挣扎,又拗不过对方的力气,想叫,又觉得蠢。直到被放在床上,又裹上一层厚被子,然后大功率吹风机的热风呼啦啦罩了个满头,叶修才略微定下神来。

“不用……这么……麻烦的。”老脸挂不住了,叶修也不知该说什么。

“要的。”周泽楷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同时坚定。他斜倚在床边上,一门心思帮叶修吹头发。

“你……太细心了……我觉得,对我,用不着……”叶修抬起脸,正好迎上周泽楷的目光。

青年笑了。

他弯下腰,轻轻地在前辈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为你,多少都不够。”

——卧槽!别再来一击必杀了!以及这种言情剧的台词到底是闹哪样?!小周你感染了楚云秀的电视剧病毒吗?!

内心疯狂吐槽着,叶修的脸却不由自主红了。然后,他再一次闻到了,那股雪松的清爽味道。周泽楷注视着他,温润的双眼饱含深情。

当青年红润的唇逼近时,叶修发现,自己完全不想躲开。

 

“前辈……好香……”

一个带着森林气息的吻轻轻落到浅红色菲薄的唇上。

黑色的眼睛,仿佛沉淀了亿万的星,闪烁着,融冰化雪。

周泽楷单腿跪在床沿,两人视线平齐。他轻柔抚摸着叶修的脸颊,指尖像燃了火,每一毫移动都几乎要烙下印记,滚烫得令人想哭,却又散发出无限温存。

“叶修,好香……”

氤氲而升的酒气没有如上次一样与对方展开刀锋般凌冽的对决。信息素好似有形的烟尘,在空间中交缠、缱绻,带着空气也渐渐升高了温度,一步一步,徐徐沸腾。

温水煮青蛙。叶修觉得自己就是那只青蛙。现在应该做的,不是果断起身穿衣,制止事态的发展,然后彻底拒绝后辈的求爱,转身走人吗?自己脱得精光傻瓜一样坐着被人亲是怎么回事?想是这么想,但要推开对方,又不知为何下不了手。

难道这就是,色不迷人人自迷?

他还在想着,周泽楷却低下头,伸过手,替他拉好快要散落的被子。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从他的角度,看不清青年的表情,只看见鸦羽般漆黑卷长的睫毛,和紧咬着的唇,以及唇上咬出的一抹鲜红。

“有点……失控……”

这样说着,青年再度抬起头,目光歉疚里含着伤:“对不起。”

他神情里的伤太刺眼,叶修鬼使神差地抚上那张英俊的脸,凑过去。

尽管心里跑了一万匹神兽说这不对,但看着那个人委屈,就觉得,怎么做都不为过。

不忍心。

叶修说不清自己是想要安抚纯情的后辈,还是经受不住本能的诱惑。虽然他不懂爱情,却也知道对方索取的并非只是自己的身体。因此不管哪一种理由,在他看来都是对周泽楷感情的伤害。但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如此优柔寡断、当断不断。在内心无数自责声中,他依然用力抱紧了对方宽阔的肩膀。

青年修长有力的手臂回抱过去,直到男人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暗淡而满足的叹息。

那就,最后一次。

“做吧,不要标记。”

说完,男人抖落遮蔽物,雪白纤长的手指扣住青年的喉咙,以缓慢而不容拒绝的力度,将对方推倒在雪浪般骤然蓬起的高级织品中。高支埃及棉交织成的西番莲暗纹反射着银光,映得青年的发丝乌黑。像是下了决心般,男人一言不发地解除着青年的武装,只见那美极了的双手上下翻飞,沉默而稳健,就像平时敲击在键盘和鼠标上一样,尽管不熟练,却完全没有张皇和退却。

周泽楷就这样定定地看着那双手在自己身上飞,像弹着绝世的名曲,而琴弦是自己的身体。他看得呆了,忍不住伸出手去迎合。他也有一双美丽的手,现在两双手交织在一起,就像玉雕的鹿角互相碰撞,又像两束玉兰花要放进一个瓶子,你挨着我,我挨着你,花瓣叠着花瓣,花蕊压着花蕊,终于不分彼此,同在窗口射来的夕阳逆光中,合二为一。

白皙的身躯缓缓沉下,一双眼清明得出奇,燃着宁静的火焰,瞬间将青年燃烧殆尽。

——想要珍惜这个人,爱他,永远。

——不分离。

床榻间弥漫着性的味道。

像是晴日里雪原中的伐木工,拉锯到一半时停下,掏出腰间心爱的酒壶,狠狠地闷上一口。

那画面原始,热烈,却又满布着洪荒的冷清。

仰望处,高不见顶的巨木,如剑撕裂青空。日头落下,只见银河像天的伤,横亘苍穹,群星似血,钻石般昭彰着夜的痛,沧海桑田不愈。

那是周泽楷的眼睛。

叶修理解粉丝们对周泽楷狂热的爱。这男人那么美,那么强,那么好,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要他笑一笑,恨不得把全世界送给他。

但他不知道,他在周泽楷心中,亦如是。

恋爱中的人,个个如此。

他却不能懂。

他只知道,这男人,会是最好的爱人,而自己,却是最糟的床伴。

在情热的涌动中,叶修再一次捕捉到了浓烈的酒味。

上次他也闻到,曾怀疑过周泽楷的举动是不是跟饮酒有关。毕竟训练有素、生活规律的选手意外发情的情况十分稀少,如果连自己的生理状况都把握不住,怎么能保证场上的发挥?

但今天,没有人喝酒。他不得不意识到,这是自己身上发出的气味。

在生理上,大部分beta不能散发出信息素,这也是他们不容易受发情干扰的原因。叶修觉得,自己大概就属于那极少数能够散发出信息素的类型吧?只不过这点能耐,早不发挥,晚不发挥,偏偏搭上了周泽楷。

失身于对方,叶修倒是无所谓,但他觉得,对周泽楷来说,这简直就是上天开的恶劣玩笑,在不适当的时机让不适当的人以不适当的方式连在了一起。一向被众星拱月般爱护着的青年,为什么不能把感情投资给一个全身心爱他的人?为什么是自己?419后谈真爱,顺序完全不对!儿戏般定终身,吃亏的只能是纯情的那方。就算是命运,也未免太可恶。

这样想着,忍不住可怜起青年,想对他更好一点。

叶修真没啥手法,推倒周泽楷时堪称豪迈,之后除了迎合地坐下,笨拙地摆腰,简直无计可施。死宅体力又差,骑乘之类考验力道的做法,完全不是他的菜。要不是生理反应导致入口大开,估计他连请人进门都难。周泽楷啼笑皆非,又感动莫名,早把之前被拒绝的事忘光光,只觉得眼下真是浓情蜜意,未来必定双宿双飞,怎么忍心看心上人操劳,赶紧接手任务,翻身把叶修压下,尽职尽责完成人道。

到顶点时,叶修想,好棒,好喜欢,好糟糕。

于是等情事完结,他勉力坐起,看着青年充满希冀的双眼,逼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小周,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就断了吧。”

(TBC)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