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本命:射手双子年下】SS艾撒主,隆小艾可逆//全职周叶主,各种叶受,队长副队也OK//工作是画画,爱好是写字//节操欠费停机//猫咪弱小要爱护~多谢
  1. 微博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三、

 

时隔半月,周泽楷再次踩上H市的地皮。

联赛第十季第二十轮,轮回客场迎战兴欣。

江波涛心里有点忐忑。

就算别人看不出,但他清楚,队长心事很重。

晚上六点,轮回的大巴开抵萧山体育馆。这个曾名为“嘉世”的场馆,今天仿佛回归了往昔的繁荣,爆满的坐席,一票难得。

冠军队光芒万丈。

而光芒中最亮的那一颗星,队长周泽楷,避开笑笑闹闹的队员们,独自安静地坐在备战室的角落。

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和那个人见面了。

他面无表情,深黑的眼里,看不出丝毫情绪。

 

除夕的中午,江波涛给周泽楷发了个短信,内容很简单,一个微笑表情,后面跟了个问号。

对方立刻就回复过来了。

“拒绝”。

就这么两个字。

虽然同事兼好友失恋很不好受,但江波涛也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叶修并不是好相与的人,职业圈的前辈们对私下叶修都不吝于夸赞,人家的成就也在那儿摆着,但叶修个性强,还有些倔,周泽楷也是人杰,第一配第一,针尖对麦芒,以平常婚恋的观点看,真算不上多好的良缘。只是因为好友喜欢,自己才支持,现在人家果断拒绝了,干干脆脆,也是件好事。

于是江波涛安慰了几句,过年期间又找了些好玩的段子发给周泽楷,还撺掇他出门玩了一天,以为这下总该完结了。

没想到归队一看,队长的状态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高!深!莫!测!

这有心事的样子,肯定不是和了,但要说被拒绝了,也未免,略荡漾了点!

所以到底发生了啥?!

等周泽楷以极其精简又隐晦的方式说明了当天的情况后,江波涛心里神兽奔腾。

——我勒个去叶神你是要闹哪样?!我家小周单纯,你也不懂事?!

——有你这样的吗?!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说拜拜?!

——你当咱蠢呢还是当咱蠢呢还是当咱蠢呢?!

——你以为我家小周是去千里送屌的吗?!……好吧没有一千也有百八十里了。

想归想,江波涛还是没说出口。“敛菊无情叶不修”什么的,讲出来只能是伤敌五十自损一千,以后小周还要不要做人了。

但周泽楷明显没死心!当然,以叶修那个拖泥带水的做法,换了谁也难死心!

所以江副队只能微笑着继续充当知心哥哥,拍拍队长的肩:“搞清矛盾所在,弄清问题根源。”

“嗯。”

“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嗯。”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嗯!”

看着好友坚定的眼神,江波涛突然心虚了。这样好吗?该不会把小周推进火坑了吧?

 

——老天爷行行好,赶紧来收了这个叶不修!

首发上场对阵时,江波涛看着屏幕上那个持伞的身影,很没出息地在心里祈祷了好几遍。好友追得辛苦,自己当参谋也心累,更不要说还得跟对方在赛场上龙争虎斗。江副队对叶修的怨念是很深的。

“为了成全前辈,或许你可以直接GG呢?”如今在江波涛心目中各种意义上无节操的前辈,此刻也一如既往地放着垃圾话。

“前辈别开玩笑了。”江波涛不温不火。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呢!”

“但总要试试嘛!”

——真想代替小周惩罚你!

江波涛表情略狰狞,蒙眼的剑客抽出了兵器。

然后他败了。

输了三分个人赛后,擂台赛开始了。本来大家都还认真说着比赛,却被杜明一句话跑了题,不知不觉地,这小子似乎对兴欣那边的战法美女起了大兴趣。

杜明是轮回少有的beta,而唐柔是alpha。

江波涛憋了一肚子的“杜明你要为女神生孩子吗”。他瞄了一眼队长,周泽楷只是淡淡地笑着,不置可否。江副队打了个寒战,小周这该不会是“我成不了你也别想成”的眼神吧……

结果杜明发挥失常,被唐柔抽下场。大家都不太舒服,因为杜明犯的错实在很low。

“作为过来人,我知道这很难,但是你要学会处理好这种事。无论怎样,也不能因此影响到你在场上的状态。”方明华话说得温和,道理却不容置疑。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觉得这话,好像也在说自己。作为守擂大将,打掉唐柔拿回两分后,他镇定地看向队员们。

战术,照旧。

他带着全队,果断打爆了兴欣刚刚武装出来的牧师,进而收入五分,赢了客场。

 

比赛结束后,两队例行碰头。

周泽楷走到叶修身前,自然而然地握住对方的手。

白皙、纤长的手指,光洁,柔美。

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放手,离开。

战术出了大问题,叶修看来有得忙了。

不,他应该是一直都很忙,拉扯这么个草根队伍,也没有完备的俱乐部人手,劳累程度可想而知。

江波涛给周泽楷使眼色,要不要赶紧勾兑一下?周泽楷胸有成竹地摇头,口型比出两个字,送礼。

这是开窍了吗?!

只见枪王大大抬起手,虚握了一下。

——瘦了。

——脸上的黑眼圈也很重。

——必须进补!

他顺手点开手机淘宝,直奔养生滋补专题,还没划拉几下,就在副队长“弱爆了”的鄙视下,讪讪关掉。

江波涛扶额,果然不能指望这位发挥:“兴欣再穷,也饿不到他。你以为是年终关怀离休老干部吗?”

周泽楷大窘。

江波涛再度累感不爱。他拿出手机,点开淘宝,唰唰唰翻过两个页面,再用力一戳。斗大的“情人节”三个字闪瞎钛合金狗眼,满屏乱飞的红心玫瑰堪比繁花血景。

荣耀第一帅哥福至心灵,给副队长点了32个赞。

 

据说小制作的家庭剧就总喜欢挑室内场景,拍了几百集也就是那几间屋翻来覆去,剧情基本靠剪,台词基本靠脸。

叶修觉得拿来形容自己跟周泽楷的关系倒也算贴切。

情人节前一天,帅哥鞍马劳顿,再度大驾光临。

照例是曲里拐弯由江波涛跟苏沐橙交接后再转达当事人,会面地点还是上次的宾馆。

叶修掰起指头数了一下:自家主场,轮回主场,全明星现场——好吧那是霸图主场,宾馆,没了!连路边戏都屈指可数,这是连外景都要省略的节奏吗?!总是室内剧还能不能好了?!

拒绝了两次,结果叶修又没扛住来自妹妹的压力,被推去迎宾。语言沟通太过贫乏,不知不觉信息素爆发天雷勾地火变成了肉体交流,自己完全成了送货上门的羔羊。骑在人家肚皮上拒绝对方的第三次告白,周泽楷也不吭声,脸上写满了“我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窘得叶修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但是真正能一击必杀的话,叶修又实在说不出口。

怎么讲?

——我只是看中了你的身体,器大活好,爽。咱们就维持炮友关系,好不好?

叶修就算再没节操,也知道这种话一出口,怕是要毁人一辈子。人清清纯纯长这么大,初恋跟初夜都给了你,就被你一阵瞎搅合,还给这么个总结,还要不要人好了?这是直接毁人三观啊。周泽楷又那么帅,多好一小伙儿,以后直接走上愤世嫉俗的反人类道路,以玩弄感情为乐的话,得多造孽!反过来,要是就此彻底心死,万念俱灰,也是害人不浅啊。

当然叶修完全没把“自己的初夜也给了对方”这件事放在同等地位上考虑。周泽楷是清纯,但他叶修,说句实话,也纯得半斤八两。结果被他胡搅蛮缠一折腾,至少在江波涛心目中,“叶修”二字俨然已经是魔性sex boss的代称了。

周泽楷问,你喜欢我吗?

叶修心里想,就你的条件谁能不喜欢你?嘴上说,不喜欢。

周泽楷就笑,器大活好不是说着玩的,照着点子上一顶,叶修立马就只剩喘了。心头再怎么神兽奔腾,也扛不住身体又酥又麻又痒,翻弄几下就是阵阵娇声,直羞得叶修通红着脸,照着周泽楷大腿掐了又掐。

周泽楷也不恼,捉着叶修的手,小小声,瘦了。

叶修气,叫你家公会的别跟咱抢野图BOSS啊。

周泽楷又笑,不干。

其实叶修早就没空抢什么野图BOSS了,战队的事情堆成山,就像周泽楷猜想的那样,忙不过来,恨不得变作三头六臂。但小情人打嘴仗,需要啥逻辑?

周泽楷捏捏叶修胳膊,真瘦。

叶修毛了,一挺腰,看,还有小肚皮呢!

也就是他这没羞没臊的,才能把赘肉都当做资本。

 

叶修累,人是货真价实地缩水了,肚皮上虽然还有点肉,前胸后背的肋排都已能挨条儿数清楚了,腕子细得周泽楷一手抓俩,连屁股摸起来都不如往日软和。周泽楷心疼得要死。

要说周泽楷作为队长,其实也很忙。他抽空来找叶修也不容易,正好S市和H市离得近,他的代言又多,有个轮回的大客户在H市定了个拍摄计划,队里就给他腾了两天出来。常规赛虽然还没结束,一路领跑的轮回进季后赛已成定局。队员们都需要休整一下,迎接季后赛的高强度冲刺。拍摄肯定用不了两天时间,所以这也算是俱乐部体贴劳苦功高的队长,休息休息。

陈果也心疼叶修,趁着周泽楷来的机会,强行放了自家队长两天假,让帅哥带他放松放松。她虽然不爽周泽楷“捞过界”,但对方的心意她也看在眼里,加上苏沐橙游说,陈果觉得让他来做这个事,应该稳妥。

两天当然不能都在宾馆度过。周泽楷一边帮叶修擦背,一边提出第二天带叶修去拍摄现场看热闹。叶修本来不热衷这些,但转头一想,从来没看过拍广告,偶尔见识一下,以后说不定也能为陈果提供参考,爽快答应了。周泽楷眉开眼笑,抱着他亲了又亲,于是擦枪走火,又来了一发。叶修迷迷糊糊躺床上时,想起刚刚才拒绝了周泽楷的第三次告白,顿觉人生荒诞,自己更是无可救药。

 

拍摄地点选在市区某购物中心顶层的真冰溜冰场,因为早上来玩的人一向很少,情人节也不是公休,所以时间选在上午九点,场地临时关闭三小时。轮回的经理带了两个俱乐部的人来跟场子。想是之前打过招呼,他看到叶修没有丝毫意外,热情洋溢地打招呼,还安排了人手照顾叶修,熟稔得跟预约了一样。倒是叶修不好意思了,专人照顾什么的太兴师动众,他一叠声地推辞,规规矩矩把自己固定在场边的折椅上,专心看周泽楷拍摄。

这次的代言是钻戒,主题是“最好的爱人”。冰雪世界,英俊王子。冷酷天地间,唯他眼中爱火热烈,配以硕大钻石,满足一切关于爱情的幻想。叶修想,策划一定是周泽楷的脑残粉,冰与火,有谁比手持碎霜和荒火的枪王更合适?

周泽楷换了一身黑色礼服,略长的刘海全数后梳,打上摩丝,留出了光洁的额头。化妆师忙着给他补唇彩,蜜桃色让叶修回味起清早起床时的口感,忍不住吧咂吧咂舔了舔一下嘴唇。

以他的脾气,平时根本就不会来。过去他拒绝了多少广告,也没后悔过,真要再研究,自然有更专业的途径,犯不着自己跑来看。但是两人难得在一些新鲜场合共处,就当是看热闹放松心情了。再说其实拍广告才是周泽楷这两天的正事,自己既然被撵出来做跟班,奉陪到底也是应该的。

叶修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对周泽楷的容忍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友人和前后辈的范畴,他是真糊涂,周泽楷乐得陪他一起糊涂。苏沐橙说过,叶修是心软,可不是滥好人,他真不乐意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他,他但凡甘心为你做些啥,那必须是你值得他付出。你就放锅温水,把他扔进去,早晚会熟的。

周泽楷深以为然。

 

拍过几张特写后,周泽楷开始滑行。他常年都在锻炼,平衡能力好,肢体协调,动起来漂亮。教练指导后,他的动作也有了几分专业架势,摄影师的闪光灯又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最后周泽楷摆了个收场造型,结束了拍摄。晶莹的冰面上就他一人玉树临风地站着,射灯笼罩下整个人都在发光,一张脸精致得无可挑剔,美目盼兮柔情似水,能溺死粉丝千万,恰似童话里的王子,闪得让人不能直视。场外工作人员一起鼓掌,几个年轻人甚至吹起了口哨。

摄影师是个老外,不认识周泽楷,连连感慨,好久没遇到这么好的合作对象,漂亮上镜不说,还特别善解人意,说往东不走西,从不对摄影师的工作指手画脚,简直比那些专业模特乖巧多了。跟着他就开始游说周泽楷要不要干脆做专业模特,工作人员听了一阵大笑,赶紧解释人家枪王大大作为职业运动员身价高昂,就算他想改行,俱乐部也不能答应啊,就算俱乐部应了,联盟也不能应啊,就算联盟应了,粉丝也不同意啊。现场笑成一团,摄影师连连称憾,还不死心,千叮咛万嘱咐,要周泽楷退役后务必与自己联系,一副非要打造出个巨星来的架势。

实话说周泽楷虽然美,也还没到独一份的地步,演艺圈里俊俏的小哥多了去,摄影师的称赞是真心,也含了礼貌的恭维。周泽楷见得多了,不会放到心上。他赶着拍完,想早点陪叶修,却看见人群的边缘,那人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己,嘴角带着笑。

叶修不爱热闹。偌大人群中,他眼里只有周泽楷。

周泽楷的眼里也只有他。

“拍完了?”叶修抬起头,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很不错嘛,小周很帅。”

“嗯。”

“哇!居然承认了,枪王大大不谦虚哦。”

“必须的。”周泽楷看着伶牙俐齿的叶修,笑得两眼弯弯,溺得死人。

——如果我够帅你就能喜欢我,那我还能更帅。

青年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更难得温柔体贴,情深意切,那句“最好的爱人”简直是量身定做,不能更配。叶修偏过头,避开对方灼人的视线,暗自叹了口气。

——因为你太帅而喜欢你,那不是你想要的真爱。

周泽楷眼神一黯。他转而拉起叶修的手:“来玩玩?”

“不要,小孩子才玩。”叶修小小挣扎着,一脸别扭。

“怕摔?”

被戳破心思,教科书大大有些恼羞成怒,恨恨地盯着枪王。

枪王笑眯眯:“有我,不会摔。”

经理也过来凑热闹,怂恿叶修上场。周泽楷怀疑他真的被江波涛打过招呼,看自己的眼神那叫一个含义丰富。

拗不过后辈的邀请,也确实对滑真冰有点好奇,叶修很快换了冰刀,被周泽楷牵上冰面。教练讲了基本注意事项后,他就被周泽楷小心翼翼带着滑了出去。

滑真冰其实比旱冰还要容易一点。叶修虽然是个常年不运动的宅男,但他的反应力在那儿摆着,加上看惯了主观视角乱滚的游戏画面,滑冰这点速度完全不会犯晕,就算体力差一些,也不构成大妨碍。几圈溜下来,他渐渐也能脱手了。就这样,他跟着周泽楷,一前一后在冰面上遛着弯儿,一个酷帅,一个懒散,互相看顾着,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这时,冰场入口处突然跑进一个挂着工作牌的小伙子。不知是要找人还是怎么,一个劲儿朝着往场内探头探脑,场边的人赶紧伸手拉他,结果两股力作用下,小伙子失去重心,向前一扑摔在冰面上,又顺势往前滑了若干米。正好周泽楷绕了半圈过来,避让不及,一下子绊出老远,本能地手就撑了出去。

他这一撑不打紧,叶修和经理同时吓到了。摔跤时手撑地最容易骨折,职业选手的手就是生命,哪容易半点闪失?想当年百花的孙哲平因手伤黯然退役,留下多少遗憾。轮回还等着周泽楷带队拿冠军呢,岂能栽到这种地方!

经理才叫出声,叶修已经快速滑到周泽楷身边,动作敏捷得完全不像初学者。他单膝跪下,搂着周泽楷的腰,将人扶起靠在自己怀里,不让对方的手着力。起初摔倒的小伙子已经爬了起来,对着这边一叠声地道歉。叶修气得要死,冲口而出:“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啥?!”

他极少发火,平时几乎不说重话,现在黑了脸,眼神叫人看了瘆得慌。在场的工作人员先前看他坐在场边不吭声,一脸懒散随和,穿得也朴素,只当是个普通亲友过来探班,后来他被周泽楷拉上场玩,出事后又大发雷霆,众人纷纷忍不住猜测,搞不好这不声不响的才是哪家的幕后大拿,麻烦大了。一时间全场悄无声息。

周泽楷靠着叶修,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心里热乎乎的,抬手抱住对方:“手没事。”

叶修不理他,也不说话。周泽楷搂着人站起身,朝众人挥挥手。知道他并无大碍,现场的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负责人忙不迭地赔礼道歉,经理应付了两句,径直带周泽楷去医院检查。一个小时折腾下来,除了大腿的淤青,倒真是半点问题没有。叶修全程陪护,还是一声不吭。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见他眼底的阴霾散了一些。

周泽楷凑到他耳边,悄声道:“小时候常玩,伤不到。”

叶修怔怔地看了他一阵,神情复杂地垂下头。

就算现在没事了,但周泽楷摔出去那一刻,他心里的恐慌和害怕还久久盘旋不散。那刹那间的恐惧,甚至不是因为手对职业选手很重要,只因为那是周泽楷。

他怕他痛,怕他伤,甚至怕他哭。

怜惜到极致的汹涌感情陡然爆发,他甚至管不住自己的嘴,当场发了脾气骂了人。比起来,意图中断他职业之路的陶轩和刘皓之流明显更加可恶,可困窘到极致时,他也不曾开口指责过什么。

他不骂,是因为不在乎,骂,是因为在乎。

是的,他在乎。

他说不出喜欢,但他在乎。

 

就算叶修一千个不承认,在苏沐橙看来,他和周泽楷就是一对小情人。

没感情你每次送货上门跑得那么快?

没感情你倒是拒绝个彻底啊?

叶修说,你觉得,周泽楷好不好?

苏沐橙答得干脆,好!他要是不好,联盟还剩几个好的?长得好,人品好,钱多地位高,还有能力,多少人求之不得!

叶修说,就是因为他太好,所以不行。

你这什么逻辑?

叶修说,他的条件好得让人无法拒绝。他给我的是感情,我给他什么?“土豪和我做朋友”?当人家是路上捡的劳力士,送上门的保时捷,福彩抽的500万,土豪送的上林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苏沐橙说,换了别人,遇到个金龟,那是哭着喊着死乞白赖都要追过去。你怎么就这么纠结呢?

叶修说,你是联盟第一美女,喜欢你的人千千万,里面肯定有条件特棒的,就假设优秀到小周那地步吧,你要不要?

苏沐橙说,你这假设不成立,首先,我得认识,认识了,我才知道好不好。恋爱又不是选装备,看了数据就能定板。认识了我也可能不中意,那我就说,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不喜欢。

叶修说,你这话说得好,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只是我不喜欢。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儿,问,你要不喜欢,那为什么总是拒绝不了?

叶修一怔,低声道:不忍心。

苏沐橙起身,撂下一句:你觉得什么才是喜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叶修想。

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但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

 

被苏沐橙一折腾,叶修心烦。他精力本来就不够用,还被迫想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头大如斗。但比赛的资料还没看完,他只好强打精神,当天事当天毕,熬夜也要进行。

还好苏沐橙只“谈心”了这一回,但叶修仍然以大家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消瘦下去。

连续不断的赛事,各种战术安排,复盘,日常协助陈果工作,战队成员个人调整,对手战队分析,甚至包括银武制作等等,虽然要保持正常的作息,但偶尔熬夜也是难免,而且电子竞技虽然不跑不跳,对身体的消耗依旧惊人。大概是累得太凶,叶修的饭量都少了一些。陈果看他着实有些憔悴,提出要给他补一补。叶修最怕麻烦,直接一撩上衣,露出白嫩的肚皮:“补啥啊?这儿还肥着呢。等油消干了你爱怎么补怎么补,行不?”

话是这么说,身体到底是不如以前了,方便面灌太多,肠胃就不会很好,时不时肚子抽一下,打个鼓,痛倒也不痛,叶修懒得搭理,拖!

拿下冠军再说!

等冠军到手了,哥睡他个天昏地暗,再吃一个日月无光,照样是一条好汉!

日子过着过着,就进了季后赛阶段。

周泽楷也忙了,没法亲自跑来表爱心,只好QQ上时不时打个招呼。他又不擅长说话,除了直球,别的甜言蜜语压根儿没点技能点,问候人也是几句短语直奔主题。叶修知道他个性,看着短句一边心暖一边觉得话少的人真好应付,要是换了黄少天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叶修已经做出了决定。

 

当一个人将自己燃烧到极致,所爆发出的辉煌,注定光芒万丈。

兴欣夺得了总冠军,而叶修最后六点五秒的发挥,连同他的个人战37场连胜,成就了联盟历史上不朽的传奇。

接过第四个总冠军戒指,却是第一次与队友一起站上领奖台,手抖得甚至抱不稳奖杯,却被同伴们簇拥着一起将金杯举起,队友们有的激动,有的哭泣,更多的是夺冠的兴奋,叶修的心和他们一样,洋溢着满足的喜悦,又平静得不可思议。

结束了。

叶修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斩断与周泽楷的联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纠缠数月,叶修已经明白了周泽楷的真心,被如此优秀的男人所爱,要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他陪周泽楷拍的那个代言,广告词是“最好的爱人”。他觉得,周泽楷担得起这句话。

他不否认彼此身体的契合,甚至有些庆幸。如果没有那一天的“事故”,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感受到情欲的快乐。

但他同样知道,性的联系最直白,也最单薄,最脆弱。

如果可以,叶修希望能有一场普通的恋爱。他与他认识多年,相互了解,日久生情,终成眷属。曾经他认为这是份奢望,因为他无法回应对方的身体。但现在,当他可以回应对方身体的时候,他又恐惧,不知如何回应对方的感情。

叶修悄然退役。

另一种意义上,也可以理解为,落荒而逃。

四天后,周泽楷被队友通知打开电视机,看到叶修退役的发布会后,素来温和的青年一秒砸了遥控器。

夺冠后的记者招待会就缺席,苏沐橙解释说他太累了。这个理由可以接受。自己也忍住没有去打搅,随后的几天也放任他休息。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什么交代都没有,悄无声息地跑路!

他到底把自己当做什么,把自己的感情当做什么!

 

苏沐橙从江波涛那里得到消息后,默然了。她以为叶修至少会告诉周泽楷。

她可以不管周泽楷用情有多深,爱得多专注。但她不能无视叶修的迟疑。

那个时候,叶修说,他不知道。

抚养自己长大的男人,瘦削的肩膀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从未塌落过,却在面对她的质疑时,说,他不知道。

那个时候,叶修在害怕。

叶修从来没谈过恋爱,二十八年的感情史一片空白。这才几个月,就从肉体关系开始,迅速进入热恋的紧追密赶。他的感情世界受到了极其强烈的震荡,却没有得到丝毫缓冲。好比从一开始就撬开坚硬的蚌壳,直接露出里面娇嫩的蚌肉,无遮无挡,任君采撷。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苏沐橙惊觉,自己是不是逼迫得太紧。让为了夺冠已经累得分身无术的兄长分心去考虑感情,到底是为了他着想还是只是为了自我满足,她一时间迷惑了。而后,季后赛的到来牵制住了所有人的精力,周泽楷的追求力度也大不如前,苏沐橙想,也许缓一缓,能让叶修考虑得更充分,结果更好。

她想看他骄傲自信的样子,她全心全意祈祷着他的幸福,绝非想看他难过。她只想着时间能证明一切,能解开所有的疑惑,抚平一切不安,她甚至考虑过叶修退役后的生活方式,却从来没想到,他会逃。 


(TBC)

评论
热度(76)